2015年2月8日星期日

这次回家



二月了。

这次 sem break 回去,同样的三个星期,比起上一次却见到了更多的人,喜爱的人,还有那些好久不见的面孔。
这次没有要订下什么假期必做,只有回家必吃。
吃到了很多吉隆坡没有的美食,特别是老妈特调,小小的craving satisfied

度过了漫长的长刘海之路,一股冲动之下又剪了短刘海。
再按照惯例,看了三场电影。即使没有很积极,却意外享受这种慵懒感。

那天和好久不见的惠君出来见面,都没好好说到几句话,大家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句时间很快又过去了。
我觉得,真正想珍惜一个人时才赫然发现时间永远不够你用。有一句话说,以前每天见面的人现在都好久不见。

是啊,时间好像变得再也无法被捉紧。我想这就是长大的代价吧。

聊起往事的那一瞬间才发现天真的时候最美。
想念那个五年,铃声、食堂、蓝裙、白衣、暗恋、迟到、叛逆、违规,论坛、网友,尽是说不完的思念是无可取代的。
总是觉得被校长教训的那个画面很好笑,
总是期待放学的铃声响起,
总是觉得自己拥有足够的聪明睿智能判断未来的种种,结果却不尽然。

以前零用钱凑合着用,自由被冻结,和朋友出门偶尔还要烦恼很多无谓的琐事。
门禁,交通,取得家长的同意。
但是也不晓得为什么,我们怀念的却是那个有拘束,放肆不羁的从前。
看回自己1314岁写的东西那种感觉格外奇妙。

我说,我的价值观好像有点在改变。
明明是同样的事情,同样的东西感受却不再那么相同了。
曾经觉得受伤心痛的事变得索然无味。
觉得不可能的事渐渐变得可能,应该、好像还可以。
对于执着的东西好像变得可以放得开。
这好像又是长大要面对的事。才短短的一年,周围的每一个人都在改变。然而自己也一样。

而我也变得偶尔很享受那种有牵绊的感觉。
对一个群体,或是人事物有着适当的依赖。谁说孤独和依赖不能并存,我说它们可以沾上边。

Live while we’re young.